南风乔

再推一把,我就掉下悬崖了。

凉风有信

第一章笔记写完了,可是因为有敏感词发不了。明天再弄一下估计就可以了。你们可以告诉我一下鎏英、锦觅、穗禾和谁组cp吗?
请各位帮忙决定一下,个人有点纠结。拜托了。

凉风有信

预告!!!!!!文章得等到我放假才可以吗,突如其来的灵感。

“我爹爹说,希望我的名字是你取的,但我并不希望是你……因为你做了伤害我爹爹的事……”
“我爹爹给我取了个小名叫啾啾,他说这是他最爱的人,第一次与他见面时,所说的第一句话。”

“君知,你叫君知。”
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兄长,我们终是错过了……

“你爹爹是润玉,那你的另外一个父亲是旭凤喽”
“你是谁?”
“我是离应,你可以叫我应姨。你又是谁呢,小家伙。”
“我是君知,……为什么?”
“因为我比你的爹爹润玉长一辈。”

“听说,云熙太子渡劫回来了。”

“折颜,你那伏羲琴该取出来了,那孩子要保住需要伏羲琴,他是熙儿的血脉……”

“仙界没有凤凰,只有形似凤凰的金乌乃旭凤母亲茶姚,又怎会有旭凤这只不死凤凰。”墨渊喝着茶。

“域外魔界异动……”



无名

小段子!小段子!!小段子!!!

“旭凤,润玉已经死了,死了几百年了……尸体、遗物都在。为什么你就是不信。”
旭凤看着曾经喜欢过的女子锦觅,“我没有不信,我知道他已经死了。”
“但……他死了,是他的事。我爱他,是我的事”
死亡仍不能阻止我爱你。

“兄长,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,懂事听话,跟你一样聪慧,现在已经代替我成为新任天帝了…………”
“兄长,锦觅有了一个好归宿,她和鎏英的孩子只比我们的孩子小一百多岁…………”
“兄长,叔父还是喜欢给人牵红线、偶尔跟老胡喝喝酒、下下棋,日子还是跟以前一样悠闲,但他们还是会念叨两句关于你的事…………”
“兄长,天界现在与从前无异…………”
“兄长,大家似乎都放下了……”
“兄长,你为何从不入我的梦……”
“兄长,你是不灵还未原谅我……”
“兄长,我很想你……”
兄长,我来陪你了,黄泉路、奈何桥、酉忘台……你等等我,好不好……
旭凤在月华昙旁睡着了,嘴角有笑,那个人来接他了……

推荐国民学长罗云熙的《夏未央》,很好听。噪音清亮,氧气歌。
如果可以的话希望香蜜能有一曲是写润玉的。

不染

⊙私设在前文。不知前文,可点头像。
大战结束,尘埃落定后。

思慕,思之慕之皆那人。
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天元二十九万二千七百三十二年初。
栖梧宫,最近种了颗枇杷树。
是旭凤要锦觅从花界移植过来的。

天元二十九万二千八百二十九年。
锦觅和鎏英要成婚了,定在下半年的十月二十八日。
旭凤作为天帝兼魔尊,为她们赐的婚。

封水神长女锦觅为天界长公主,嫁与魔界卞城王鎏英结两姓之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
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
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
此证。
旭凤批了她们的结姻书,便回了栖梧宫。
旭凤望了庭院中的枇杷树许久。
“父君。”念玉拽了拽旭凤的衣角,让他回了神。
念玉再过四年,就满百岁生辰了。
自已见到孩子的时候,是在大战结束三个月后。叔父锦觅他们说念玉是他和润玉的孩子。说他在大战中受了伤,今天才醒过来。
旭凤追问锦觅他们润玉在哪?为什么只见到了孩子却没有见到他。锦觅他们躲躲闪闪地告诉他,润玉在大战后,留下孩子便不见了。
孩子是锦觅在璇玑宫抱回来了的,魇兽在旁边守着这孩子,锦觅把孩子交予了旭凤,跟旭凤说,要他照顾好孩子,别始乱终弃,便和鎏英离开了。
之后,叔父丹朱(月下仙人)和寒夏(司命仙君)也来跟他说,让他好好照顾这孩子,莫辜负了润玉的期望。
旭凤之后就再也没有过问关于念玉生母的事了,但对念玉却是宠爱有加,却也对其严厉管教。倒也没有让念玉受了没有生母的委屈。
旭凤蹲下身来,摸了摸念玉的头。“念儿,告诉父君今天在上清天学了什么?有没有好好听司命仙君(寒夏)的话,学习《梵天咒》”。
“嗯……念儿今天很乖,把《梵天咒》四十九条背完了呢,还写了一遍。”念玉奶生奶气对着旭凤撒娇道。
“嗯,念儿今天真乖,父亲带你去吃饭去喽”旭凤抱起念玉去用膳了。
旭凤已立旨在念玉百岁生辰时立他为太子。
他知自己为何这样心急,天界流言四起,说念玉不是自己的孩子,反倒像是先天帝润玉的孩子,言二人长的很是相似。旭凤觉得这天界八卦之人大抵有时也是一言道出真相。
念玉与润玉年少时的性格也是有些相似的,润玉年少时受了委屈,不跟自己说,一个人忍着,等自己发现了才会跟自己解释。念玉也是这个性子,自幼无母,早慧、敏感而自持。大多数事自己能解决的也不会劳烦别人,司命前几日跟他说的关于念玉的似回想在耳边。

旭凤不知自己为何总是想起儿时与润玉待会一起的时光,大概是自己太思念他了吧。念玉的名字不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转眼就到了锦觅与鎏英大婚之日。
众仙家纷纷向水神祝贺,言其女锦觅与鎏英乃天作之合云云之类的……
天空祥云挂起,云朵从九霄云殿通往忘川,忘川河更是架起鹊桥让花轿进入魔界,鎏英更是在魔界边缘土地肥沃之处,种下桃花与梅花。魔界也染上了几分妖娆之色,少了几分荒凉与血戾。
旭风作为天界、魔界之主,当了两人的证婚人。鎏英与锦觅向固城王、水神洛霖、风神临秀拜了高堂,再夫妻对拜,婚事即成,新娘子便送去了新房。
酒宴便开始了,鎏英向父亲、岳父岳母敬了酒,便又向新任焱城王彦佑(扑哧君)、兄长旭凤(锦觅是长公主旭凤是锦觅兄长)、奇鸢等人,便去陪了新娘子。众人不多言也放她去了。

凡间。洛阳城。
在一山谷里种了很多梧桐树和枫树,现已秋未,枫树红了一大片与梧桐树的绿相衬,倒也是绚丽之景。
风吹过,枫叶铺满了草地,像极了辽原上的火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更如凤凰涅磐之火。
谷中有一小木屋,附近开辟了一方池塘,在其上方建了一座木桥,桥的对面有一凉亭。庭中有一身穿白衣的男子在烹茶下棋。旁边有一女子,正在绣一些精致小巧的玩意。
亭中女子收了针线,看着自己刚才所绣的手帕向亭中另一男子问道“云熙,你爹怎还不回来,不过是让你爹去买一些布料和寻常的时令果蔬,怎的,拖了这么久,还没回来。”
“娘,爹可能是又在医善堂耽搁了吧。毕竟爹爹医术精湛,医善堂每天来求医问诊的人很多,爹爹自然是忙不过来的。娘,我们再等等就好了!”
“好好好,就听我的宝贝儿子的。”朝暮(亭中女子)起身将针线筐收进了屋子里。
云熙品了茶,便自己和自己下棋。朝暮端着刚刚出锅的板栗酥,走向凉亭。
“云熙,你尝尝娘做的板栗酥。”
“嗯,外皮酥脆,一口尝下去,带着板栗的清香,娘,你也尝尝。”
“尝什么呀,云熙,夫人”
“爹,你回来了。娘做了板栗酥,爹爹可要尝一下,不能光我一个人吃。”
“你可算回来了,这晚饭还没做呢,你可是打算饿着我们娘俩,快去做饭。”
“好好好,这板栗酥我等会儿再吃,现在,我先去做饭。”

星星挂在乌黑的天幕上,云熙伴着月色入眠。
凉亭。
“阿晨,你说我们的孩子云熙能度过这情劫吗”招募满脸愁色。
“暮儿,你也别担心了,该来的总会来,云熙的命格早与那叫旭凤的孩子纠缠到一起了。这劫乃应时而生,无论怎样都躲不过,只能靠云熙自己。毕竟情由心生,一念神魔。”白晨搂着朝暮安慰她。
“云熙是我的亲生孩子,我怎能不担心。当初你重伤濒死,我亦想随你去,我也不会把当时只有一个月的云熙从胎中取出,置入一红鲤精体内。我怎忍心啊,那是我的孩子。”
“暮儿………”

三月初三。洛阳城。
旭凤每年都会在念玉生晨那天,带着他下凡间替他庆祝生辰,今年也不例外。
今年,旭凤打算带念玉逛逛洛阳城的夜市。锦觅已怀胎三月,便与鎏英留在魔界安心养胎,今年就没瞎凑热闹了。叔父与寒夏说是去见一故人,也没有来。
旭凤牵着念玉走在街上。灯火如昼,衬的旭凤的侧颜也柔和了几分,念玉手里拿着糖葫芦啃的正欢。

云熙刚在小摊上猜对了老板的灯谜,老板送了他一盏精致小巧的白昙花灯,向老板借笔题字,打算去河边放灯。
云熙看着花灯随河水漂流,渐渐不见。起身离开,只见灯下一故人,还牵着个孩子。两人相视而笑。
“你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“嗯……阿凤、念玉。”
“娘亲……念玉好想你”
娘亲长得比父君书房里画上的他还要好看。这是念玉过得最好的一个生辰了,念玉终于有一个完整的家了。


解释一下。
润玉即白云熙,他是白晨(阿离,即白浅与夜华之子)与朝暮(素锦与叠风之长)之子。在大战中生下念玉,神魂受损被亲生父母救回。寒夏与其父母是好友,因为寒夏是墨渊与少绾之子。
鎏英是固城王与茶靡之女,茶靡是白真与折颜之女真身是凤凰,故生下的鎏英真身是朱雀。





不染

⊙私设在第一篇文。[]这个符号代表人物心理活动
一念来回度余生不悔。
花界。
太阳当空照,小锦觅还没起床。
阳光透过窗照进来,鎏英感觉自己胸口压了一块石头,闷的很,睁开眼看到了一女子趴在她身上睡着,想着昨天晚上便是这女子救了她。但这人看着也太蠢萌了吧。
锦觅在梦中梦见自己在吃好吃的,耸了耸鼻子,边又接着吃了,吃着吃着食物就飞走了,眼看着自己的食物飞了,使劲挥了两下手,不想却从床榻上掉了下来。
鎏英笑了笑,锦觅刚从床上掉下来,屁股可疼了,突然听见一阵笑声。锦觅扶着床沿站起来,看见昨天晚上自己救的女子醒了过来。
“你醒了,身体感觉怎么样?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 “我是鎏英,那你又是谁?昨天晚上可是你救了我?”
“我是锦觅,昨天晚上你掉落在我的院子里,我就了你,我可是你的恩人呐”锦觅昂着头,手绞着外衣,很是紧张。[我这样说,她会不会讨厌我呀?]
“那,恩人想要什么样的报答呢?”鎏英觉得锦觅挺可爱的,又蠢又萌。
“我想让你教我学习法术。”锦觅看鎏英皱起眉头,以为她有为难之处,便又补充道“不需要多高深,只要能自保,就可”
“锦觅,并不是我不愿教你学习法术,而是因为我是魔族,你是花精,法术不同门也不同道,”鎏英探查出锦觅乃是葡萄精,自己定是不能教他修习魔界法术的。锦觅听完,嘟着嘴,脸皱成了一团,都快瘪成葡萄干了。
“锦觅,虽然我不能教你修习魔界法术,但我能教你修习一些简单的、有用的法术。以好报答你的恩情”。锦觅高兴的抱住了鎏英,怀里的人传出闷哼一声。
“阿英,我是不是碰到你的伤口了,对不起ಥ_ಥ。”
“没事,锦觅。只是不小心碰到了。”
“我这里还余了一些清霜灵芝,阿英,你把它吃了吧!定是能让你好的快一些的。你也别老是叫我锦觅了,叫我觅儿吧。”[这样显得我跟你更亲近一些]锦觅心里像是种了一颗种子,发了芽,却又停止了生长。心里很是奇怪。

“好,觅儿。”锦觅将余下的灵芝给了鎏英,便出去准备早饭,让鎏英洗梳一下,和她一起吃完早饭。
二人吃完早饭。鎏英便开始教锦觅练习一些小法术。像是飞来咒(让什么东西飞过来)、化形咒(将一样东西变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)、飞行术。这三咒简单且容易掌握。
锦觅练了一天,也只是勉强学会了飞来咒。而且还在练习飞来咒时将院子搞得一塌糊涂。花花草草倒了不少,衣服也被飞来的水给弄湿了。期间,老胡和连翘来看锦觅,想要带她出去玩,也没能撼动其修行法术的兴趣,老胡和连翘看锦觅这么认真,就离开了。两人刚走没一会。海棠芳主就来了,还带了几位侍卫花仙。
“锦觅,你可曾见到透过水镜结界掉下来的一只鸟”
“没有。长芳主”锦觅规矩的答道。
“那就好。三日后,你便跟芳主们学习法术了,我希望你能好好学,日后好好保护自己。你知道吗。”
“知道了”
海棠一脸欣慰,转身拂袖带着几位花仙走了。
至于鎏英,在教完锦觅三个咒语后,便被锦觅推着回屋休息了。

夜晚来临。
鎏英检查了锦觅一天的练习结果。只有飞来咒熟练些,剩下的两门咒语一窍不通。
“觅儿,修习法术靠的是勤奋。你一定要勤奋练习才能好好运用这些咒语。”
“知道了,阿英”锦觅讨好道。
“阿英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那里可漂亮了。肯定能让你看到与魔界不同的景色。”

是一方小池塘,莲花静静的开着,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其清幽。红的像血,白的像雪………,空气中更有暗香浮动。
深邃梅婷花向挽,零落幻影墨里寒。谁人涂抹香薰醉,禅语萦绕紫檀烟。
“阿英,怎么样?这莲花漂亮吧。这个是我偶然发现的,那边还有个小山坡,山坡上种了一棵梅花树,可惜还没到冬天,要不然你就可以看到,殷殷红梅了”
“嗯,确实很漂亮。”
“阿英,我们去那边的小山坡看星星。那边的小山坡视野最好了,能看到很多很多星星。”
“好。”
我想说,你的眼睛里面有星星,更幸运的是我被这些信息围在中央。
就这样,锦觅与鎏英一起生活了半个多月,平淡而又充实,鎏英体会到与在魔界生活的不同。虽然老胡和梁翘发现了鎏英,但在锦觅的担保下,他们也没有向长芳主揭发鎏英,鎏英更是与老胡成了酒友。
半个月后,固城王派手下接回了鎏英。锦觅不舍分别,送她葡萄发簪,鎏英回赠了自已的本命雀羽“陈情。”和魔界特有的植物血桫椤。让她好好修炼,待血桫椤花开之日,她会与她再次相逢。


天界。
旭凤和润玉醒来后。旭凤便带着润玉去了太晨宫,让寒夏诊断润玉究竟分化成了什么?寒夏却告知二人润玉并没有分化。旭凤没有想到折腾了半宿得到的却是一个这样的结果。寒夏告诉旭凤润玉的根基不怎么好。晚一点分化也是很自然的,等润玉的身体养好之后自然也就能分化了,让他不必担心。
润玉见旭凤心情并不怎么好,便知他又是在为自己担心了。劝他再等等,说过一段时间自己就会分化了。
况且自己现在作为一个普通人,也挺好的。不必受到天乾或者地坤的困扰。
旭凤解开心结,便又跟润玉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了,可真会生蜜里调油。

七百二十八年后,即天元二十九万二千三百三十三年
润玉分化成地坤,旭凤赠其寰帝凤翎,润玉回赠本命龙鳞“苍术”,两人便算是交换了定情信物。司命赠“凤息剑”情侣剑“龙泠剑”。月下仙人赠二人红线。同年,鎏英分化为天乾,司命仙君寒夏依其亡母之愿,予“伏羲琴”,其父固城王授其“魔骨鞭”。

天元二十九万二千七百三十一年。
旭凤涅槃,掉入花界,与锦觅相识。后带锦觅回天界。得知润玉怀孕。同年,魔界入侵天界大败,凶兽穷奇放出,鎏英奉其父捉拿,四人在魔界相遇。
至此,一场关于情爱、责任的故事开幕了。

写的匆忙,因为文笔不好。文章已大致完结,只差文中隐藏的另一故事,和一个happy-end。后续有空会继续填完的。


不染

⊙私设在前文。
不愿染是与非,怎料事与愿违。
天界。
大殿上各位仙家把酒言欢,觥筹交错。气氛是越来越热闹了。润玉坐在旭凤的斜对面,旭凤坐在比天帝天后低一阶的小台子上。 司命与月下仙人坐在润玉旁边一席。 宴会不紧不慢的进行,突有舞女上来献舞。而领舞的女子正是鸟族首领穗禾,天后刻意安排穗禾是为了旭凤,她希望旭凤能够选择穗禾作为他的助力。助他登上天帝之位。
穗禾今天献的舞名为霓裳舞,华丽而不失优雅,身着霓裳羽衣,头戴相应的发饰。身子翩翩起舞,令人眼前一亮,献舞完毕。天后向众仙介绍这领舞之人乃是鸟族首领,是自己的侄女(大概吧)。便赐座让穗禾和旭凤坐在一起。穗禾听姨母(天后)说过自己未来会嫁给旭凤,而自己是地坤旭凤又是天乾,我们两个定是能在一起的。穗禾不停的向旭凤敬酒,说他分化为天乾定能成就一番事业,还老往旭凤身上靠。
旭凤敷衍她,希望她离自己远些。要不然阿玉不开心了,自己到嘴的鸭子就飞了,唉,真忧伤。
润玉看到穗禾这样对旭凤自然是不开心的,可自己还没分化,如果是天乾那我又怎么与阿凤在一起,不能诞下子嗣,估计父帝再怎么宽容也不会我们在一起的吧。润玉这样想心里越是难过。便只顾着在那喝闷酒。
司命和月下仙人看到润玉喝闷酒,想着把润玉送回璇玑宫,免得他等会真的喝醉了,明天又头疼。 月下仙人起身向天帝说“润玉还需当值,便先送他到布星台,狐狸仙就先带着玉娃告退了”。扶起润玉走出大殿,送他去璇玑宫了。
宴会的丝竹管弦音渐渐消退,庆宴接近尾声。 司命也起身向天帝告退,留下了师傅太一阁下让他带来的赐给旭凤的贺礼“凤息剑”。回了月下仙人的太晨宫。
天帝又把“凤息剑” 赐给了旭凤,这宴会也就结束了。
旭凤匆匆告退,连自己的栖梧宫都没回,真接去了璇玑宫。
旭凤赶到璇玑宫时,月下仙人已经走了。只见兄长躺在榻上,双眼紧闭,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额头上都是汗,口中呢喃着“热。”
“兄长……兄长……兄长,我是旭凤,你热的话,阿凤帮你脱下外衣,你乖乖睡觉好不好?”
“好,嗯……”润玉嗯哼一声,身体散发出一股昙花的香味,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高。
“兄长……兄长……兄长……,你应该是要分化了,我出去守着你好不好,你得一个人分化,免得出什么意外①(标注),好不好?”旭凤温柔的在润玉耳边说道。
“不要,阿凤。你陪着我好不好。”润玉睁开眼睛,因为喝醉了,润玉的眼神带着媚意,眼尾泛红。仿佛在说“如果你走了,我就哭给你看。”
旭凤拜在了润玉的眼神下,解了外衣,就上榻与润玉睡在一张床上了。润玉身体的温度在后半夜就降了下来,昙花香也在旭凤开窗后散去了。折腾了大半宿,两个人总算睡下了,一夜无眠。而二人不知的是在他们睡下后,润玉额头上出现了“红昙”印记,半刻钟后,那印记便消失了。
司命似有所感,对着璇玑宫的方向也凝视了半刻钟。月下仙人沐浴后便看到司命手捏棋子在棋盘轻轻敲打,月下仙人笑着抱住他,在他耳边低沉着说“怎么,等不及了”,司命回过头说“嗯。”月下仙人便抱着司命走向床榻。这春宵一刻值千金。

魔界与花界交界处。
鎏英这次奉父亲固城王之命,捉拿妖鸟鬼车。来到了花界与魔界交界处。
鬼车:“九头之鸟,因在夜晚发出车辆行驶的声音,故命名为鬼车,且喜食小孩”
因两界交界处鱼龙混杂,且大多数都是普通花精或者普通魔界子民,故鬼车在这猎杀了不少小孩。鎏英在这里守株待兔好几日了。在今天傍晚时总算逮到了鬼车。与其人形过了数百招,要收服它时,却被它化为原型逃入山林,结果被鬼车偷袭了,虽然最后收服了鬼车,但也深受重伤。
鎏英想着尽快赶回魔界疗伤,现出真身朱雀,却不想从天空坠落,直直掉入花界锦觅的院子,恢复人身。
锦觅本来睡的好好的,院子里却忽然传来了重物坠地的声音。想着该不会是进贼了吧!!应该不会吧,我活了那么久,也没有见过小偷啊!!!况且院子里的那几株花草,也不是很稀罕。那我要不要起床去看一下呢。别怕,肯定是没鬼的。锦觅自己给自己打气,然后化出一根葡萄藤,小心打开房门,走到院子里,只见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。
在月光下,见其眉间英气,不像是个坏人。便把她搬进了房间,放在床榻上。在院子的小井打水,将女子身上的血迹擦干净,显露其面容。更显其英姿飒爽、清新灵动,英气十足。
锦觅看的有点呆了。“这人长的也蛮好看的嘛,为什么还会受这么重的伤呢?难道就不知道怜惜一下吗?”
总算是把女子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了,也把她的血迹擦干净了。锦觅又变出了花界圣品清霜灵芝,喂其服下。
“不行了,不行了,好累呀”锦觅嘟着嘴说,揉揉自己的双臂,上床榻与那女子挤在一起睡着了。

第二日。
太阳当空照,小锦觅还没起床。

下集预告:你们猜润玉到底有没有分化?分化成了什么?司命是谁?醒过来的鎏英与锦觅又会怎样相处呢?

①标注:在每个人分化时,若天乾与那人待在一起,将那人用自己的信息素包围,便会将其强分化为地坤。地坤也可如此。但其需要主动方必须是强大的,被动方真心接受即可。

不染

⊙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背景,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背,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背景。很重要,说三遍。但仍有略微变动×3。
⊙没读过原著,电视剧只看了润玉部分,第一次写文,人设崩。
⊙旭润ABO。cp为旭凤(天乾)x润玉(??), 鎏英(天乾)x锦觅(中庸),月下仙人(天乾)x司命仙君(地坤) 
⊙月下仙人名为太晨,司命星君名为寒夏。二人是月下仙人儿时在上清天学习时相识的。 二人两情相悦,东皇太一阁下便替二人赐婚。
⊙旭凤与润玉兄弟之上,恋人未满。只错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。
⊙私设有。①司命乃是东皇太一弟子。②润玉手上所佩戴的手链为旭凤所赠,名为不染。③锦觅父亲水神和风神未死。 ④鎏英母亲身份暂不揭开保密,其母在生下鎏英时难产而死。鎏英真身为朱雀。

一场春秋,生生灭灭,浮华是非。
旭风在天元二十九万一千六百零五年分化为天乾。天帝天后大喜,布庆宴。
天宫现在热热闹闹,倒越发衬的你的璇玑宫冷清了。司命慢悠悠地品茶说出这句话。
润玉笑了笑,倒也不算冷清,这不有司命仙君在与品茗吗。两人在这坐着喝茶,可急了旭凤与月下仙人。天帝天后在栖梧宫与旭凤寒暄一番,便离开了。旭凤急忙往璇玑宫告诉兄长自己分化成天乾,毕竟亲自告诉兄长,与兄长在听别人说的感觉可不一样。月下仙下想着自己与司命可有好久没见了,可想他媳妇了,便想去接司命与自己一同参加庆宴。司命与润玉交好,来天界不是在自己的太晨宫便是在璇玑宫,便去璇玑宫接司命。
旭凤在去璇玑宫的路上遇上了叔父月下仙人,便与他一道去璇玑宫。
“润玉,你可想过旭凤受封天帝后,去哪游玩?去人间还是……”
“我想去江南水乡看看,看看我母亲出生的地方。”
“嗯,江南景色确实不错。这庆宴也差不多该开始了吧?”
“不急,现在还早呢。寒夏,你可想过什么时候嫁给叔父,叔父嘴上说不急,心里可急着呢。”润玉调侃司命说。
“这婚事都拖了这么久了,也不急这会。”司命淡淡说道。
没过一会,旭凤、月下仙人来了。
“兄长、司命仙君,什么时候入宴?我可是等了好久。”旭凤跟二人打完招呼后,便跟润玉撒娇说“兄长,我分化成了天乾,你可有什么奖励?”
“呵呵,那你想要什么礼物?”
“你。”“兄长,这两千多年,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但我想剩下余生都有你陪我渡过。我……”
旭凤的话让润玉陷入沉思,旁边的月下仙人也跟司命等着润玉的答案。这两孩子都是两人看着长大的,自然也知晓旭凤对润玉的情感。虽有违伦纲常,但龙凤之配也算应了天命。
“玉娃,你就答应凤娃吧。叔父与你婶婶(司命)支持你们。”月下仙人见润玉犹豫便又添了把火。
“润玉,你呀可就答应旭凤吧。他可是紧张的很呢”司命也添了把火。
润玉抬头见旭凤站在自己面前。自己被接回天界也两千多年了,看着旭凤从当初只会向自己撒娇的白团子长成了现在冷峻严肃,威名显赫的“战神”。自己又何不有与荣焉,在这千年陪伴中他成了自己生命的光,这感情早就变了质。“好。”润玉笑弯了眉眼,看着抱着自己的旭凤。
月下仙人与司命也替二人高兴,笑着看着他们。
“兄长,我真的很欢喜很欢喜……”
“好了,你呀也欢喜够了,我们快点去参加你的庆宴。”
“好,兄长、叔父、寒夏,我们快点走吧。”
“好”“好”
一行人赶往了大殿参加庆宴。

花界。
牡丹长芳主、海棠长芳主、玉兰长芳主等众多芳主都守在锦觅的小院里。
你问为什么?还能为什么,当然是锦觅今日分化了。
众人守了许久,也不见房门打开,很是焦急。但是急也没用,只能靠锦觅自己。
夜晚降临,锦觅房门终于打开,霜花的味道自房内谩蔓延到小院。三位长芳主冲过去查看锦觅。却发现她是个中庸。可这气味是怎么回事?锦觅觉得自己是中庸也好,普普通通也很符合自己葡萄精的身份吗。
牡丹她们认为锦觅是个中庸也好,先花神不也是希望锦觅做个散漫散仙,这样也好。只要有她们在一日,她们也会护住锦觅。
“好了,锦觅,你也快去休息吧。这分化也是耗神的,过几日你便跟各位长芳主轮流学习法术,到时候你学完法术,名位芳主都会轮流考你的。”牡丹催促着让锦觅去休息。
“啊!!!长芳主就不能推迟几日。”锦觅对牡丹撒娇希望多休息几天。不对,应该是多玩几天。
可长芳主早就看出了锦觅的意图,严肃的对她说“不行,三日后你就开始学习吧”
“好吧,长芳主,那我休息了。”锦觅泄气的对长芳主说,便回房休息了。
各芳主也散了。三位长芳主到了先花神墓前,跟她说锦觅分化结果和其他的一些事情。之后,便也休息了。

写得不好,请多多担待×3。
大家也可以猜一下每个人的幕后身份。